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第二次出使印度取得制糖之法

作者:芬兰赌场 发布日期:2021-02-11 13:21



  说起中印交流,人们首先想起的是玄奘,对于这位在《西游记》中被演绎为唐僧的一代高僧,后来者万分敬仰,将其视为中印文化交流和中印交通史上的代表人物。

  但说起王玄策,人们就陌生了很多,即使近几年红遍网络,年轻人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停留在“一人灭一国”的英勇战绩上。

  比较玄奘和王玄策,两个人有不少相同的地方:都是河南洛阳人,都去过印度,都对中国佛教发展做出了贡献,回国后都写下了游历见闻的书籍。

  不同的是,玄奘的西游属于个人行为,且西行活动基本限于取经一项,终其一生,玄奘只到过印度一次;而王玄策的西行,属于政府行为,且前后四次到印度。

  玄奘西行,大致路线是:长安—河西走廊—高昌、龟兹诸国—素叶城—康国、安国—印度,可称之为北路,基本沿汉代“丝绸之路”而行。

  王玄策西行,走的是完全不同于玄奘的南路,大致是:长安—西藏—尼泊尔国—印度。

  兰州大学历史系副主任陆庆夫先生认为:“王玄策另辟捷径,开拓了从西藏通向印度的路线,他在中印交通史上的地位,并不亚于玄奘,从某些方面讲,甚至远远超过了后者。”

  王玄策之前,或有商旅在中印之间交往,行经南路,但没有史料予以明确。王玄策所开辟的中印南路,不仅为史料明言,且为后来中印大规模文化、经贸交流开辟了新的通道。

  根据陆庆夫先生的分析,公元7世纪前期,吐蕃首领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各部,为了学习唐朝先进的文化,曾经多次派使臣访问长安,被誉为“丝绸南路”的唐蕃古道逐渐形成,成为唐帝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交通大道。

  与此同时,吐蕃和泥婆罗国(今尼泊尔一带)的交流也日益深入。公元639年,吐蕃与泥婆罗和亲,使西藏—尼泊尔的路线也开通了。

  “把这两段路线接通从而抵达印度各地,这一功绩则应归之于以王玄策为首的唐朝使臣。”陆庆夫先生认为,中印南路的开通,促进了唐朝和印度各国的友好往来及文化交流。

  据新旧《唐书》记载,到唐朝的西域各国使节不绝于道,由于这条路近且方便,走的人很多,在一段时间内几乎代替了两汉以来的北路。《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一书所记玄照、道希、玄太、道方、道生、末底僧诃、玄会等僧人,都是沿着这条道求法取经的。

  据《历代名画记》所记,此书包括文字十卷、图三卷。但遗憾的是,和《竹书纪年》一样,《中天竺国行记》已佚失,只在《法苑珠林》等书籍中引用了部分章节。

  史学家对《法苑珠林》等典籍整理、研究得知,《中天竺国行记》详细记录了吐蕃、泥婆罗国、印度诸国的风土物产等,如泥婆罗国西南有水火池,“若将家火照之,其水上即有火焰于水中出。欲灭以水沃之,其焰转炽。汉使等曾于中架一釜,煮饭得熟”。今天看来,这可能是个出产石油的地方。

  和《大唐西域记》一样,《中天竺国行记》也描述了印度社会的历史、法律、神话传说、佛教活动等,“摩伽陀国法。若犯罪者,不加拷掠,唯以神称之。称人之法,以物与人轻重相似者,置称一头,人处一头,两头衡平者,又作一符,亦以别物,等其轻重。即以符系人项上,以所称别物添前物,若人无罪,即称物头重;若人有罪,则称物头轻。据此称重,以善恶科罪,剑眼截腕,断指刖足,视犯轻重,以行其刑。若小罪负债之流,并锁其两脚,用为罚罪”。这些都是研究印度古代刑法极为珍贵的材料。

  以王玄策为首的唐朝使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