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第八十六期_青视野_中国青年网

作者:芬兰赌场 发布日期:2020-08-26 12:07



  张贤亮曾是上海高恩路上的“孙少爷”,也是出身“官僚资产阶级家庭”“关、管、斗、杀”分子的子女。

  1957年7月,正值“”高潮,张贤亮发表长诗《大风歌》,引起全国高度关注,《人民日报》发专文严厉批驳。张贤亮升格为全国瞩目的“分子”,开始了自己长达22年的农场劳改生涯。

  在这些年里,张贤亮一遍遍地读《资本论》,因为只有这本书没被没收。他说,多亏了作者名叫马克思。张贤亮曾对政治产生过巨大的兴趣和巨大的困惑,当一个人在饥饿、性压抑并且丧失自由的情形下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和一部分中年时光,他一定非常清楚,是政治和权力失控造就了他前半生的乖张命运。

  1979年,张贤亮被平反,1980年他被调入宁夏文联工作,然后是结婚生子、彻底恢复名誉、写小说一炮而红。

  人生以近似戏剧的方式重启后,张贤亮既没有成为复仇者,也没有成为流亡者,他甚至把自己的受害者心态也尽量调整到接近零的状态。每一次潮流更替,张贤亮都没被落,也算是“与时俱进”。

  1992年,时任宁夏文联主席的张贤亮响应“干部寻找第二职业,机关创办第三产业”的号召,开始经营西部影视城。

  在张贤亮的影视城里,有个文革大院,用于展示上世纪60年代的某些相关纪念物。这事原本阻力重重,是办不成的。但是张贤亮想了个办法,在大院里做一面照片墙,把历年来影视城视察参观过的领导照片都一一按照官阶排列,并且在每次改选过后,他都按照职位变动把这些照片重新排序。

  近年来,受电脑技术的冲击,来影视城拍戏的剧组已经越来越少,不过,张贤亮的各种语录、照片、书籍和讲话却越来越多,几乎随处可见。有一面高高的墙壁上,甚至刻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忠”字。西部影视城成为张贤亮呼风唤雨的一座城,他是堡主,是“主席”。

  政治家主导的时代更迭深刻地影响了张贤亮的一生。张贤亮说:“别人想女人的年龄,我在想政治,在想究竟是什么让我到了今天这一步。政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张贤亮说,我43岁以前根本就没有女性观,我连女性都接触不到,我在40多岁以前,根本就没有性。但他却自称是中国第一个写性的作家。

  张贤亮曾要过饭,满兰州站有几千个要饭的。其中,一个40多岁的男人拉着个15、16岁的女孩。张贤亮觉得奇怪,别人都问“同志给一点吧”,那男人却问“你要不要”。

  有一次,张贤亮在没人处大解,看见那个小姑娘和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来了。原来,问人要不要,是要这个姑娘卖淫。张贤亮说,那个时候,男人饿,都不能勃起啊,干部也饿,没那个兴趣,就全身摸摸,然后给那么一块小饼子。

  那一次,张贤亮哭了。他说:“你说我恨不恨,我需不需要写实话。经历过这些之后,还写得出诗吗?没有任何诗意。俄罗斯人经历过苦难还能写诗,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大饥饿。

  2009年3月,张贤亮携新书《一亿六》在上海做宣传,记者对张贤亮说,大家觉得小说很低俗。张贤亮回答:“这个社会本来就很低俗,我是把低俗社会砸碎了给大家看。”

  个情人。从此,张贤亮被塑造成了一个处处留情、出手大方的风流作家形象。故事是假,风流却是真。

  个都不止,要做我的情人,首先告诉你,不能结婚,这是原则问题。张贤亮也承认,他的确有和30后同代人截然不同的性观念和婚姻观,他不接受一夫一妻制。“包养情人”风波跟莫言拿诺贝尔文学奖正好是前后脚。老作家久未写作,再一露面,竟然既不是因为文学成就,也不是因为商业名望,而是因为“性”。

  关于爱情,张贤亮说:“恩格斯说得很透,爱情的基础是性。我相信爱情就是在性上面有快感,而不相信柏拉图式的爱情。”

  年代初,张贤亮极力举荐,导演张军召带着他的摄制组,在镇北堡拍摄了电影《一个和八个》,让这片荒凉初涉银幕。

  1992年,镇北堡西部影城正式创办,张贤亮以宁夏文联的名义创办了宁夏华夏西部影视城公司,基地就是镇北堡西部影城,最初投入

  万元。受资金限制,同时也是为了保持“荒凉”,张贤亮干脆不在地面上搭建任何景点,就这一片荒凉、两座废墟,让影视剧组来任意搭景。一般来说,剧组拍完了,场景也就作废了,但如把它们当作艺术造型,就极具价值。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张贤亮要求必须保留原有造型、更换简陋材料,使布景固化为永久性的景点,形成旅游基地的雏形。

  到目前为止,已有近百部影片在此拍摄,镇北堡成了“苍凉感”的代名词,从这里诞生的作品构成了中国影视剧历史版图上耀眼的一部分:从谢晋的《牧马人》到张艺谋的《红高粱》,从上世纪80年代的《黄河谣》到经典武侠片《双旗镇刀客》和《新龙门客栈》,从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到让中国年轻人奉为新经典的《大话西游》……

  正因这些作品,镇北堡西部影城开始享有“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出”的美誉。现如今,在传统的影视拍摄基础上,镇西堡西部影视城还承担着保护逐渐消失的民间民俗文化的责任,力图重现中国古代北方小城镇的风貌。同时,影视城内是景点也作为旅游资源被转化为商品“卖”给游客。现已超过2亿元的总资产,是中国文化产业“低投入高产出”的典范。

  最初,张贤亮写,一直到《邢老汉和狗的故事》,后来的《绿化树》写了饥饿、《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写性。张贤亮是一个一个地突破“禁区”的领军人物。

  《绿化树》在叙事艺术和语言表达艺术上至少起了一个先锋作用,张贤亮说,那时候大家都习惯于写高大全形象,以为小说就是那样写才对,我的东西出来,启发了很多很多人,我的小说,就像邓丽君的歌,邓丽君的歌一出来,唱歌的人才知道,哦,歌还有这么唱的。《绿化树》卖出一百多万册,只要是认字的人都在读,至少相当于现在的一千多万册。现在写小说的人太多了,一年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在发表时是有争议的,巴金首肯之后才得以发表。它不仅是中国文学的一个现象,而且是中国文坛的一颗,影响了整个中国的文化生态。

  八十年代末期,张贤亮写了《习惯死亡》,他说,至今还没有一个整部小说可以用散文诗的笔法来写的,《习惯死亡》的现代派的写作手法至今没有人突破,他不仅把时间顺序打乱了,而且把人称都打乱了。张贤亮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也是《习惯死亡》,他认为,文字的优美在文学史上是占有一席之地的。但人们都在注重张贤亮的社会影响,却没有注重到他的文学影响,某种程度上,他被低估了。

  但是,张贤亮说自己没有遗憾,因为他已经写到了他所有能够写到的:“每个作家都有局限性,包括我在内。在那个历史状态下,我尽到了我最大的历史责任。”

  虽然经营西部影视城后,张贤亮不再“多产”,但是他说:”我一直是个文化人,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真正的身份没有变过。”

  (中国青年网综合《杭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经济观察网、凤凰网、澎湃新闻网、新华网等)

  著名作家张贤亮的一生,既经历过少年时代的养尊处优和严格教育,也经历过文革的劫难;既曾勇闯禁区,成为文学思想解放的旗手,也能弃文下海,用文化和艺术提升荒凉的价值。的确,他这一辈子都是传奇,一个与国家命运同步的传奇。(策划:王旭;制作:刘子渝)

  “哪怕村主任不当,也要把儿子的婚礼搞起来。”近日,陕西城固县一村主任马某因想为自己...【点击详细】

芬兰赌场